首页 > 来信转载 > 将军本色 百炼人生
将军本色 百炼人生
2015-04-25 22:26:54 来源:楚天法治-社会与法 编辑: 秦彬
将军本色 百炼人生
            

 

 今年是秦基伟诞辰100周年,这位从大别山走出来的农民儿子,13岁参加黄麻起义,15岁加入红军,从此身经百战,戎马一生。1988年,他出任共和国国防部长,成为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代表人物。我们纪念他,品味将军的传奇人生,除了感受到翻天覆地的时代浪潮,同时,也能感受到他非同一般的性格魅力和人生情趣。

                   一、热爱劳动、勤于耕种的秦基伟

 19141116,秦基伟出生在湖北黄安(今红安)县七里坪区秦罗庄。

父亲秦辉是个老实厚道的庄稼人,除了种田,还会一点篾匠手艺。家里还有一个终身未娶的伯父,同父亲相比,伯父是一个更地道的农民,是家中的主要劳动力。

由于生性好动,秦基伟上学不到一年就休学了,随之便跟随伯父下田干活,从此,热爱劳动、勤于耕种贯串了秦基伟的一生。

    无论是战火纷飞的时期,还是和平遭贬的年代,秦基伟都保持了这一习性。

百团大战后,鬼子对太行山根据地疯狂扫荡,这一时期是根据地最艰苦时期。

整个太行山区还开展了开荒运动。军分区司令员秦基伟一次能砍150多斤柴火,挑上能跑50多里路,在分区机关是第一名。参谋干事,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他。把柴火交给伙房,一分钱一斤,司令员和战士都一样,没有一点特殊化。他还几次带领警卫员到黄北坪的河沟里搬石头,摸鱼捉虾。上级要求部队帮群众搞生产,秦基伟也是首当其冲,挑大粪比参谋干事都挑得多,不亚于农民把式。

    1958年,总部号召领导和机关下连当兵,秦基伟积极响应,到十四军下连队当兵。那时他40多岁,正值壮年。修水库,他担土比年轻的参谋干事们担得都多,而且走起来飞快,别人撵不上。

文革时期,秦基伟被剥夺政治权利,发配到洞庭湖畔的西湖农场参加劳动。

西湖农场的劳动量是很大的,秦基伟虽分在种采班,但农忙时照样参加大田劳动,而且他这个50多岁的人的劳动任务一点不必战士少。在采地,有时他一天要挑30几担大粪。双抢时,割了稻子又插秧,早上打着电筒出工,晚上打着电筒收工,再苦再累,他也坚持下来了。

他会犁田,会双手拔秧,在种菜上,菜种几时下地、几时出苗,菜苗几时移栽、几时施肥,他都有记载,还不断琢磨,因此菜总是长得很好。

    他把战士们当作小兄弟,有的战士不会缝被子,补衣服,他都主动帮他们做。

   

一代名将秦基伟,始终保持着热爱劳动、勤于耕种的农民本色,自始至终保持了农民的优良品性,这是他不忘农民根本的表现,也是他在任何艰难困苦条件下保持乐观心态的重要原因。

二、不畏艰苦、意志顽强的秦基伟

秦基伟中农出身,家境比很多贫农出身的将军虽要好些,但像他这样十二岁就家破人亡而独立谋生的就不多见了,苦难造就了他不畏艰苦、意志顽强的个性。

秦基伟参军前被敌追捕,他选个荒岗坟地倒头就睡;参军后经受严格的甚至有军阀作风的军训;受伤后忍痛挨饿跟着大部队走到四川,西征路上顶风冒雪、克服险阻翻越大巴山、折多山和祁连山,抗战最艰苦时自食其力,称为咬牙干部。

作为军人,最能体现顽强意志的还是作战。一般而言,防御战更能检验部队尤其首长的意志。秦基伟不畏艰苦、意志顽强,主要体现在几个经典防御作战上。

其一、苦战临泽。1937121日,马家军五个多团围攻临泽城,城内红军仅一警卫连,其余均为勤杂人员,女同志居多。力量如此悬殊,秦基伟临危受命担任守城总指挥,鏖战了三昼夜,后成功突围,电影《惊沙》鲜活刻画了该战斗。

其二、阻击芝浦里。五次战役后期,为打破敌军切割我东线大军退路的企图,十五军死守芝浦里七到十天,号召部队“忍受艰苦,克服困难,誓与阵地共存亡”,坚决顶住敌人的进攻。几乎所有阵地战打到最后都成了白刃战,最终完成了任务。

最能体现秦基伟不畏艰苦、意志顽强的铁血个性的是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

19521014,美韩集中了200门大炮、40架飞机和120辆坦克,进攻上甘岭两个高地,十五军阵地内,平均每秒钟落炮弹六发,终日落弹达30万余发,飞机投炸弹500余枚,每平方米土地上要承受76枚炸弹。整个战役“联合国军”向两个小山头倾泻了190万发炮弹和5000枚炸弹。阵地上空硝烟弥漫,日月无光,山头的岩石竟被打成半米多深的粉末,随手抓一把沙土,有一半是铁屑、弹壳。血肉横飞场面司空见惯,双方伤亡惨重,志愿军伤亡率在20%以上,“联合国军”伤亡率在40%以上;美军战争中最高伤亡率的太平洋硫璜岛战役,不过326%。 

秦基伟说:“上甘岭战役是我一生中最残酷的战役。”将军以前血战河西走廊、太行抗日、逐鹿中原、淮海大战等无数硬仗、恶仗、血仗,相比较都已不在话下。

就是在这种物质力量对比极其悬殊的形势下,秦基伟仍然咬牙坚持下来了。

他对坚守上甘岭的崔建功师长说:“十五军流血不流泪,伤亡再大,也要打下去。”

战斗最激烈之时,《亮剑》中的李云龙原型、以战斗作风勇猛、敢打硬仗狠仗恶仗而著称的兵团代司令员王近山,也有点踌躇了,给他打电话,说了一个活话:“现在有两个方案,一是打,二是撤。”表面是让他选择,实际是逼他下决心。

志司和兵团不断打电话询问情况,探探他的口气,看看十五军还有多大决心。

秦基伟说:我们困难,敌人更困难,这时就要较量胆魄和意志。我们咬咬牙,再挺一挺,敌人比不了这个硬劲,上甘岭打胜了,能把美军士气打下去一大截

将军说此话是有底气的,敌军单日发射30万发炮弹,十五军都能咬牙挺住;我军总共发射40万发炮弹,美军老爷兵竟说:“打炮像下雨,连小石头也躲不过。”

军事专家戴旭总结:上甘岭是钢铁和意志的较量,老天把最有利的物质条件给了美方,把最艰苦的部分留给了中方,以此激发和探测人类精神和意志的极限。

美国军事院校在选择中国军队课题时,也把上甘岭战役作为一项重要内容。

战后范佛里特来红安探询:这些农民将军是如何战胜他们这些军校科班生的呢?

三、热爱学习、虚心求知的秦基伟    

大别山的农民将军虽然大多没上过学,但他们并非没有文化,更非不学无术。

秦基伟虽然自幼聪慧,但因生性好动,不爱读书,上学一年不到即辍学务农,

促其转变的竟是一次电话洋相。秦基伟任总部警卫团长,竟不知道电话为何物,因此被总供给部长郑义斋笑话,思想受到了震动,知道了知识重要而热爱学习。

刚开始是学习战争武器和基本手段。秦基伟只要再去总部,就有意识地往参谋处跑,去看新装备,学新武器,看地图,学地形学。1934年,秦基伟调到方面军总部任参谋,先后当过侦查、通讯、训练、作战、管理参谋,受到的训练是全面的,基本上掌握了司令部的全部业务。秦基伟后来感概:当参谋这一阶段,我受益匪浅,为我以后的军事指挥生涯,做了比较厚实的技术准备。

抗战全面爆发后,秦基伟被政委张浩命令去太谷独立发展抗日武装,太谷县有一支抗日人民武装自卫队,大部分是中学生,秦基伟虽是老红军,有实战经验,但缺乏文化基础,领导他们是不小挑战,于是,秦基伟开始了学文化,写日记。

首要问题就是解决识字,“我学会了查四角号码字典,凡是遇到不认识的字,我都要查个明白。经我翻破的字典有两三本。我最初的日记也拿给有文化的同志看,请他们帮我找错别字,找出后我再查字典加深记忆。”(秦基伟回忆录第94页)在最紧张的环境里,他也没有放弃学习,记日记坚持不断。警卫员挎包里背上日记,每晚睡觉前,便把日记本送上来,在老百姓家里炕桌上,借着油灯,一条二条,一件事两件事,原封不动地记下来(第116页)。他让警卫员走到哪里,把日记本带到哪里,每天晚上把日记本放桌上,督促他记。即使在上甘岭战役这么紧张的战斗中,他也没中断写日记。摘自夏莉娜《秦基伟:铮铮铁骨与寸寸柔肠》)

秦基伟终身保持着记日记的习惯并受益匪浅,只要有空,他就把内心感受记下来,记的过程也是一个分析研究的过程,也是一个总结的过程。那些人和事,那些突如其来的敌情,全在头脑翻滚过滤,帮他理清思路,正确判断。(380页)

在记日记的基础上,秦基伟广泛涉猎近乎饥不择食,学讲话、学文体、学谈判、学上级指示;抓住机会向文化人学习,向上级首长学习,向兄弟部队学习……

淮海战役期间,秦基伟利用白天因敌机轰炸、部队不便展开的战斗间隙,在野战工事里读了三遍《孙子兵法》,细心揣摩其中的深邃内涵以至爱不释手。

朝战后,秦基伟再进军事学院,克服了少上预科的困难,更加拼命地学习。

因为热爱学习、虚心求知,秦基伟及其麾下雄狮才能脱颖而出,最终威震天下。

四、超越自我、全局在胸的秦基伟  

全局在胸的战略思维,是将才与帅才的分水岭。泥腿子将军虽有实战经验,但实战经验不升华到战略思维,也就难为帅才!十大元帅中有几个泥腿子出身?

历史上,刘邦有屠户樊哙、吹鼓手周勃,布贩灌婴、车夫娄敬等实用型将才,助他崛起于草莽,但无张良、萧何、韩信等战略型帅才助其谋划,何以能得天下?

同样,刘备虽有关羽、张飞等实用型将才,唯有帅才诸葛亮奠定三分天下。

秦基伟虽长期以来独当一面,但由于热爱学习,尤其一直在刘邓手下战斗,聆听其教诲,耳濡目染受到了刘邓战略思维的熏染,养成全局在胸的思维习惯。

经刘邓教诲,秦基伟的战略思维能力不断提高,他认为:重要时刻,指挥员决心要硬,该拼的不惜血本,咬紧牙关拼到最后一个人也在所不惜。那往往打的是政治仗,是顾全大局。为了大局,敢于牺牲,这是指挥员不可缺少的素质之一。

在南京军事学院速成系学了三个月,他明白了许多东西:虽然从战争中走过来的多数指挥员有实战经验,但毕竟许多成分是跟着感觉走。对于指挥员来说,目光仅停留在“胜利”两个字上是不够的,还要进一步思考那一仗是怎么胜利的?如果换一种打法,会不会更圆满,对整个战局影响更大?这些讨论使他很受启发。

因此,当美军出其意料地向上甘岭发动突然袭击,秦基伟主要思考的问题是敌人的企图和这场恶仗的背景,他先从军事上认识到:五圣山是朝鲜东海岸到西海岸的连接点,控制着金化、铁原和平康三角地带,是朝鲜中部平原的天然屏障。“联合国军”夺取了五圣山,就从中部突破了志愿军防线,危及北朝鲜整个战线。但更重要的是秦基伟从政治上认识到上甘岭战役的价值,他从自己《参考消息》上知道了美国总统换届选举,上甘岭战斗发生于第七届联合国大会开幕同一天,这帮助他判断敌人此次战斗的动机、本钱小的大小、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等等。军事上的优势、谈判桌上的筹码、总统竞选的资本,都要从上甘岭来获取。因此,上甘岭之战势在必然,上甘岭战斗,是一场特殊的战斗,是在小山头上打大仗。

秦基伟认为上甘岭战役是两种价值观、两种思想体系的较量。

 

现代战争转向集团军合成化,所谓军队合成化,就是在每一处微观战斗中,单一兵种原则上都不会"单打独斗",而是向兄弟单位寻求信息支援、火力支援,力求以最小代价歼灭敌人,或者向当面之敌施加强大的系统打击力量。再靠小米加步枪“土法上马”的游击战经验,尤其将其泛化到战略高度,已有些不合时宜。

这点,正规科班毕业的刘伯承提前意识到,创办南京军事学院以未雨绸缪;从朝鲜战场归来的彭德怀感同身受,花费了大量精力锻造中国现代化职业军队。

秦基伟也应是最早觉醒者之一,自然就有了八十年代初华北合成军大演习。

五、崇文尚武、智勇双全的秦基伟  

    威猛神将秦基伟,上甘岭一战天下闻名,其尚武的天性和功业自不言而喻,其崇文的个性同样闻名遐迩,只是这里的文,不仅指文化基础、军事理论和兵法,还包括文体活动和文艺技能,尤其是后者,他玩得更是与众不同,格外突出。

秦基伟爱好文体和文艺,应该是天生,小时候性格活跃,爱唱爱跳,不腼腆不怯场,所以在村子里一般大小的伢子中,算得上是个“领袖”人物,经常把他们组织起来,模仿戏班子演大戏、或者玩打仗游戏,过得还是很快活的。

 

当游击教官时,他就深深体会到活跃部队文化生活的重要性。现在生存环境越来越艰苦,更需要加强文体活动。开展的活动很多,篮球、单杠、双杠、木马,室内有象棋,他喜欢篮球,在一分区当了多年的篮球队长。找人教照相,学会了自己拍照、自己配药洗照片……他的观念是,军人不仅要会打仗们,还要会玩。能吃能打能玩,这也可以算是革命的乐观主义:他竟然上纲上线还一套套的。   

上甘岭主将崔建功师长说,秦基伟将军能打、善学、会玩。上山打猎,开车兜风,打扑克,下象棋,样样都会。当支队长玩迫击炮,当分区司令玩照相机,当纵队司令玩汽车,当军长玩无线电,在上甘岭战斗中玩“喀秋莎”。言此将军补充曰:“好玩也就是好学,学习新鲜的东西。”人们说,玩物丧志。然而,秦基伟却一路“玩”出了名堂。秦基伟亲自开着吉普车,可见秦基伟的玩车水平。终于成为一个既有赫赫战功同时又有较高文化素养甚至颇有艺术细胞的军事领导人。周恩来评说秦基伟将军:“是文化人中的没文化人,没文化人中的文化人。” 

秦基伟在崇文的同时,不坠尚武的血性。打仗是流血的“谈判”,谈判是不流血的“打仗”。他还打了一个形象比喻:人要生了虱子,如果只把上衣的虱子捉干净,不管下衣,那迟早还得挨咬。我们要打过长江去,把下衣的虱子也消灭掉。再次渡江后,少数人,不同程度滋长了骄傲自满、功臣自居、停滞不前和贪图享乐的情绪,这是继续完成进军任务的障碍。学习中批评了“打过长江就万事大吉”、不愿艰苦奋斗的思想,使全体同志明白:“打过长江”已经实现,但“解放全中国”还有待于继续不懈地努力。最后十五军屯兵朝鲜东海岸:从动作可以看出,我们是做了充分思想准备的,摆开了架势要和美、韩再战一场,决一雌雄。打,我们是不含糊的。令敌望而生畏,只得悻悻作罢,老老实实地回到谈判桌上来。

      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合抱之木生于毫末,秦基伟将军在他所处的那个时代里创造了辉煌的人生成就。百年之际,缅怀将军,我们依旧可以在将军的故事中读到忠诚、质朴、勇敢和勤奋,这些中国传统美德在将军身上得到完美统一。将军之风,将激励后人景仰之,躬行之。



 

       作者  秦    湖北日报《楚天法治》杂志执行副主编 湖北省董必武思想研究会《董必武思想研究》杂志主编                朱明来  湖北省延安精神研究会理事   武汉市新四军研究会特邀研究员  新州—中教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