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民生 > 我的婆婆和妈妈
我的婆婆和妈妈
2017-06-20 08:07:25 来源:楚天法治-社会与法 作者:麻城规划 李瑾 编辑: 袁艳阳

 我妈妈姓潘,我婆婆也姓潘。大概姓潘的女性都天性善良、质朴、贤惠、能干,所以无论是在娘家还是在婆家,让我这个做女儿、做儿媳的都倍感幸福、幸运!

 妈妈是我心目中的完美女神,她漂亮爱美、好学上进、勤劳能干,用一颗慧心和一双巧手把家经营得井井有条、简单快乐、幸福温馨。

妈妈秀丽端庄、爱好广泛。从以前的照片里不难发现,妈妈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人,秀发玉容、一派清纯、笑靥如花、如沐春光。一顶普通的大草帽往头上那么一戴,就能生出十足的明星范儿。妈妈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喜欢和追求一切美的事物。爱旅游、爱运动、喜欢拍美景、喜欢晒美照,看见漂亮的花花草草、小东小西,总会买回家妆点房间、打造温馨,让生活充满着七彩阳光。

  妈妈热爱学习、思想前卫。妈妈以前在工厂化验室工作,从没接触过财务会计,后来因为工作单位的调动和岗位的需要,在四十几岁的时候,硬是通过自学,获得会计资格证书,还取得了助理会计师的职称。退休后也是在家闲不住,报名上老年大学,参加广场舞培训班,学电脑、练歌舞,还吵着要我教她玩微信、逛淘宝、载美拍,保持身材、提升气质、与时俱进、充实晚年。

  妈妈心灵手巧,绝活不少。会做剪纸、会钩线花、会织毛衣、会裁衣服,小时候我和妹妹身上穿的毛衣、棉裤、外套、花裙,家里沙发上、桌子上的线钩饰品均出自妈妈之手。那时走在大街上经常会有过路的陌生人问我和妹妹的衣服是在哪买的。

  妈妈栽花种菜、饲鸡养狗。童年时的大庭院里一年四季总有花香,总有吃不完的时令瓜果、鸡鸭鹅蛋,还有看门的花狗和捉鼠的灰猫。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妈妈用双手带给我和妹妹的是满满的情趣和新鲜。

妈妈会做家务,精通厨艺。烧得一手好菜,荤素搭配,品相出众、营养可口,色香味全。只要到我家品尝过妈妈手艺的,都会对她的厨艺赞不绝口,其烹饪功夫决不亚于餐馆里的大厨。

  婆婆是我内心处的敬佩之星,她开明大度、朴实节俭、善良贤慧,用阔达的胸怀和无私的奉献让家成为一个放松、安心、自然的宁静港湾。

  婆婆思想开通有胸襟。老公是独生子,叔伯房的就他这么一个男孩,所以很是宝贝。我们结婚的第二年女儿降临,尽管如此婆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嫌弃和不满,相反还爱得不得了,女儿一直到上幼儿园都是由婆婆一手带,喂给她吃、抱着她睡、领着她玩、给她浆洗晾晒,把她照顾得细致周全。对我偶尔的发神经、摆脸色、生脾气也是从来都不放在心上、不去计较,像对自己孩子一样的包容担待。

婆婆为人质朴很勤俭。婆婆很好相处,简单、直接、明了,没有花言巧语、没有心机过场、直来直去、有一说一,从没与谁吵过嘴、红过脸、闹过矛盾。婆婆很节俭,舍不得为自己添新衣却总给孙女买最贵的水果送去学校;婆婆很节约,中午总是吃头天晚上的剩饭剩菜,却总是等我下午下班回家后,煮新鲜饭、炒可口菜;婆婆很勤快,家务卫生总是大包大揽几乎没让我操心插手,让我安心地搞工作,自由地做我喜欢的事。

婆婆心地善良又仁慈。邻里之间谁家有什么困难她会主动热情相帮;朋友相交谁屋的有个难处她会尽己所能、解囊相助;家里来客不管自己有吃没吃,但一定会对客人好酒好菜热情相待;婆婆心肠很好,乐善好施,走在路上看见年纪大的乞讨者都会掏几元零钱施济。正是这些优良的品质和温和的性情,亲戚朋友的有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喜事时,总会请婆婆去当牵娘或上头娘,投个美满如意。

  婆婆妈妈是亲家更似姐妹。她们相近的脾性、相通的兴趣、相同的品格,在十几年的交往和接触中关系融洽、相处和睦。平时一到节假日就会相互走动,吃饭聚会、户外踏青、桌上麻将,节目丰富而多彩。特别是在去年,妈妈生病住院期间,婆婆更是不分彼此内外,帮着做菜送饭、跑前忙后。在术后调养阶段,也是天天想着法子给妈妈炖肉煨汤,精心调理。这种相亲相爱、相扶相携的金兰之谊比酒醇,比蜜甜,比花香。

  我要感谢和感激这两位母亲,一心付出、不求回报的母亲;给了我生命,把我养育成人的母亲;给了我仁爱,把我包容照护的母亲。献上此文,用我笨拙的语言表达我对您最真的爱、最诚的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