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民生 > 企业家的法律养生
企业家的法律养生
2015-04-25 22:17:54 来源:楚天法治-社会与法 编辑: 秦彬
法律养生,就是通过对法律风险的诊断,调整不正当、不合理的企业内外部关系。但最根本的是从企业家的“心”入手,养成“法智慧”
企业家的法律养生
民营企业第一个强大的敌人,正是其自身。有一个齐人攫金的故事。说齐人在集市上看到一块金子,伸手拿了就走,结果被抓住打一顿。大家看他也不像疯子,忍不住都问他:旁边明明有人,你怎么就拿人家金子?齐人说:我拿金子的时候,眼里只看见金子,不见人。
其实“见金时不见人”的错误人人都会犯,大型企业、大老板更是经常接受这种考验。落马的企业家大多数是被“法办”的,法律隐患已经潜伏多年,最后情节严重到足以将企业家判处死刑。
企业法律风险的控制、防范是非常重要的,深入分析企业法律风险防范,首先还是从企业家个人的角度来分析:企业家个人的法律风险防范,和他的生活方式、价值体系、思维方式以及对事物的判断决策能力,个人和企业之间的互动关系,在哪个环节会招致企业家遭遇个人身家性命和法律危机。
宗庆后跟黄光裕是两位顶尖的企业家,最后却走向不同的命运。为什么宗庆后的企业越做越好,越做越强,而且面对达能这种世界级的跨国公司的强烈冲击,全球的诉讼居然不倒,而黄光裕为什么这么容易就倒掉了?这跟企业的生存逻辑、盈利模式有巨大关系。
宗庆后的盈利模式、生存逻辑非常健康,他是完全面对市场而不是利用政府的资源、官员的权力去分割资源、获得收益、壮大做强。宗庆后的毛泽东思想学得非常牢,他在农村15年,就一本《毛泽东选集》背得滚瓜烂熟。娃哈哈的盈利模式采取产地销,联销体,遍布全国的营销网络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模式。在达娃之争时,达能千万百计要找到他的把柄,甚至不惜用侦探公司来跟踪他的行踪,结果愣没有找出致命的法律风险来。
相比之下,黄光裕也是中国首富,他的盈利模式是通过大卖场的方式去压榨生产厂家,把钱拿到以后,就去赌博、洗钱,做其他违法犯罪的事情,他这种盈利模式迟早会出事。还有很多房地产商,拿一块地,把所有官员各个环节买通,按照潜规则利益分配,进行利益输送。这种输送过程中,一旦一个官员出事就带出一批人出事,就拖出一批企业家,一个企业家进去以后又牵扯出一批官员。
民营企业的命运背后,是职工、供货商、债权人甚至地方经济、行业等大大小小经济体的震荡;企业家命运的背后,则是一个家庭的颠覆,至亲煎熬多年,生不如死,以至于许多企业家或者其家属选择了轻生。
企业家必须看到,企业经营与人的生存、与命运息息相关。其实,只要企业家能够把生命与企业联系起来,从“生命”的视角看待“做企业”、“做老板”,经营行为就会安全多了
现阶段我国做企业的人大大小小都违法,有的情形非常严重,相对来说违法追究率则是非常低的,真正被严格绳之以法的人占极少数。但是,由于执法环境不规范,个别执法人员同样缺失法律信仰,所以在一些极端的案例中,“惹事上身”的企业家所受的待遇令人发指。像湖北首富龚家龙在拘留所里就受尽折磨,刑警匪夷所思地不许他眨眼。
在“抽中下下签”被违法追究与被违法追究后加倍受苦之间有一条“固定”的联系,就是一旦抽中下下签,多半就逃不了额外受苦,雪上必然会加霜。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由于被“法办”的企业家,与他们的违法情节往往无关,却跟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所作所为长期偏离“情理”,破坏了由“情理法”三个支柱构成的社会关系,在个人与企业的小社会圈中情薄、理偏,继之以“法办”。所以在矛盾冲突最激烈的法律程序中,事件解决变的复杂,受到不人道的对待。侥幸、贪婪、见事不明、急功近利,才是真正的生命杀手。
法律并不是唯一的权威与标尺,借用一句古话“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其实法律高仅有一尺,情理高足一丈,情理宽于法,在情理的空间内,是安全的“灰色”区域。“道”是看不到、摸不着的,如何找到它呢?老子说:“反者道之动”。道是无形的,但是违背了道,后果就显露了:病症、危机,就是道的“形”。
看到企业生命中的“病”,企业家个性中的“病”,只有“知病”,才有治病与养护生命的机会。病是“逆机制”,知道了“逆”机制,要行“正机制”,就得到了养生之道。
因此,企业家必须明白法律不是“身外之物”,法律风险就像是“病”,人食五谷,不可能没有病;法律风险是企业关系冲突的征表,透过法律分析、法律诊断,把关系理顺,生命的状态就会好。法律养生,就是通过对法律风险的诊断,调整不正当、不合理的企业内外部关系。但最根本的,是从企业家的“心”入手,养心形成“法智慧”,从心所欲而不逾矩,使人生与企业经营之路平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