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代人物 > 我的工作日志
我的工作日志
2017-02-16 09:56:04 来源:楚天法治 作者:王祎 编辑: 赵阳
    人到一定的年龄就喜欢怀旧。闲暇之时,我把办公室抽屉里的工作日志翻出来,在一页页流水账中我回忆着2008年之前在基层工商所那一串串不起眼的小事。
    10月10日
    上午,我与同事周爱华、向恒兰下乡在王家桥村的路上。一辆满载柑桔的小货车抛锚在一滩泥潭中,车子每一起动,驱动轮打滑空转直冒黑烟,就是不前进一步。我们三位同事分头捡来石头、树枝与毛草逐一铺垫在泥淖中,然后一齐发力帮忙往前推车,司机终于正常行驶了。看到我们的制服被后轮飞溅的泥水糊满全身,司机感动得执泪盈眶,连忙掏出二百元给我们,我们婉言相拒。仁义才值千金呀!
    10月20日
    中午,我一阵急行军赶到水田垭村村村通客车临时停靠点。候车时一位胡须拉碴的宋大爷跟我聊天。聊着聊着宋大爷晓得我是一名工商所干部,是管消费者投诉的。说着便把一件夹克从口袋里找出来问我这衣服是他前天在镇上买的。人老眼花,当时他没有看到衣袖有熨斗烫坏的皱褶子,想去换一件不知行不行?!我爽口答到“可以。如果您放心我帮忙去调换。坐长途车,过轮渡又累又花钱最好您不去,这桩事‘承包’给我,明天给您捎回,好吗?”还有什么话可说的,宋爷爷同意了。当天夜晚十一点,宋爷爷便收到我托人带回的夹克,回访的电话中一直听到的是他老人家呵呵的笑声。
    11月12日
    石柱村个体户望生是我重点联系户。早晨一进他家门,他就向我诉苦,说自己的一头小崽黄牛跑丢了,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在邻村一户人家里盯上了,可那户人家不讲理,硬说这小崽牛是他家豢养的。我思前想后,叫他们上法庭打官司嘛,听说一头牛的DNA鉴定费就上万元,这对农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只好这样支招了,让望生牵着母牛到那户人家经常放养小崽黄牛的自留山中去吃草。吃着吃着,母牛好象发现了什么哞哞地叫了起来,不一会儿,那小崽黄牛好象听到“妈妈的声音了”,它挣脱缰绳遇沟跳沟,逢坎跃坎,母子重逢,俩亲个不已。现场铁证如山,那户人家来寻牛时目睹这个场面再也不说是自己捡的牛。我就汤下面,以事说法,最后俩位握手言和,高高兴兴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
    秭归县是八山半水三分田的山区县。我不时地在这大山深处雨中行雾中走,在农村市场监管的“赶考”路上日记本中不过记录的是一些毫不起眼的小事,不过,这些零碎的小事会时时提醒我“当官避事平生耻”,只有把这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小事做好、做实,才对得起农民这些父老乡亲。我的工作日记不会辍笔,永远记录下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