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代人物 > 吕忠梅: “不惟上, 不惟权, 只惟法”的法界学人
吕忠梅: “不惟上, 不惟权, 只惟法”的法界学人
2015-04-24 23:24:20 来源:楚天法治-社会与法 编辑: admin
吕忠梅,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武汉大学教授、环境资源法博士生导师,中国 普通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 —环境资源法学术带头人;教育部人文社科基地—— —环境资源法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法学会环境资源法研究会常务理事等职务;第十、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任湖北经济学院院长、武汉亿维达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2012年当选第七届中国农工民主党湖北省委员会主委。2012 年当选中国环境资源法学研究会副会长。2013年1月27日,当选为湖北省政协副主席。同时,她还是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常务委员、农工中央社会与法制委员会主任、中共湖北省委决策支持顾问,湖北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员会委员。

1993年,吕忠梅被评为湖北省重点学科带头人;1995年被评为湖北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1999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2000年被评为湖北省跨世纪学术带头人;2002年荣膺第三届中国“十大中青年法学家”称号;2005年入选“中国法学名家”;2009 年被评为“2008中国杰出人文社会科学家”;曾获得司法部、教育部优秀教材一、二等奖,司法部、教育部、湖北省人民政府、湖北省科技进步奖等省部级优秀科研成果奖20余项。2003 年度“《中国妇女》时代人物”评委会给她的评价是:“不惟上,不惟权,只惟法”。作为法学界的专家,她多次提出修改环境保护法的议案和建议,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并对环境保护法修改草案提出审议意见,对环境污染与公众健康、环境损害赔偿、环境公益诉讼等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参与新修订环境保护法出台前评估。2014 年12月4日,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立法修法的积极推动者之一,吕忠梅与马骧聪、周珂共同当选为“CCTV2014年度法治人物”。

1963年3月,吕忠梅出生于湖北省荆州市一个普通的干部家庭。因为从小学习成绩优秀,当年她考进了省级重点中学沙市三中(现沙市中学 )。当时,沙市三中给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高中生配备的教师队伍实力强大,英语老师做过美军的翻译,语文老师解放前是国民党报纸的主编。吕忠梅说:“老师们经常思考,怎样才能让中国在我们这一代的努力下快速发展?他们的期望深深影响了我。”

1980年,她以湖北省文科考生第三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在北京大学校园里,吕忠梅接触到了当时中国最优秀的法学家,听到了中国最专业的学术讲座,许多学术泰斗都是给他们上过课,这使她对法学产生了浓厚兴趣。

大学毕业后,吕忠梅考取武汉大学环境保护法研究所的研究生,师从著名法学家韩德培教授,2001年1月获得民商法法学博士学位。

吕忠梅可以说是现代知识女性的榜样:她一直站在中国法律界的前沿,33岁已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知名法学教授;37岁时,她成为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最年轻的副院长;45岁时调任湖北经济学院院长,而且是湖北省高校中唯一的女校长。

吕忠梅说,她从小就非常喜欢读书,对知识有一种强烈的渴望。直到现在,她还是走到哪儿都随身带本小说,只要一有空就看几页,被笑称为“职业小说读手” 。这个爱好也是成长经历留下的烙印。

文革时书籍匮乏,只要看到一本书,她就要想方设法借来,如饥似渴地阅读。她曾熬夜手抄 《一只绣花鞋》 和《梅花档案 》。“那个时代物质比较匮乏,我们真把学习读书当做一种快乐。 ”吕忠梅由衷地感慨,“读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吕忠梅热爱学习也非常善于学习。“如果条件允许,我愿意当一辈子学生。”2012年9月,湖北经济学院迎来新一批大学新生。作为校长的吕忠梅也在千里之外的中央党校成为了一名新生,听党校校长开学典礼致辞,接受入学教育、参观校史馆、熟悉校园;晨练、听课、讨论,到图书馆看书、晚上做作业、参加集体活动。“当然,也少不了打开水、洗衣服、吃食堂。”

吕忠梅说,上大学,学知识只是其中很小的一个部分,因为任何知识都是会过时的,在大学里,学习掌握知识方法、学习如何成为合格的社会人是比学知识更加重要的内容。大学教育的目的在于让学生懂得理性思维、获得科学精神、促进人格的养成。

古人云,“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吕忠梅认为,博学固然有“读万卷书”的意思,但更重要的是在生活过程中积累点点滴滴的经验与智慧,是一种处事为人的态度。

吕忠梅说:“我只是在合适的时间去做想做的事,只要决定做,就一定把它做好。 ”她是一个比较随性的人,大学毕业后只是因为想读书就去读研究生,硕士读了一半去生孩子,生完孩子回来答辩,工作几年又选择去读博士。

从武汉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吕忠梅在中南政法学院经济法系任教,30岁时破格晋升副教授,33岁破格晋升教授,继而成为武汉大学环境资源法博士生导师组成员。2000 年,37 岁的她成为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最年轻的副院长。

在中国法学界,从事高端法律工作的女性很少。吕忠梅却被评为全国杰出法学家、十大青年法学家。2003年,她被 《中国妇女 》时代人物评为年度海内外最有影响力的10位女性之一,2005 年入选中国法学名家、2009年被评为中国有突出贡献的人文社会科学家。

“推选我为有影响力的女性人物,人们看重的不是我本人,而是我公正推动社会的影响力,是民众对于司法、社会公正的强烈期盼和深切愿望。 ”2002年,中央电视台 《 东方之子》请她去做一期节目,讨论的主题是她当时分管的法院行政审判工作。当主持人问道:“你如何保证自己在处理民告官问题上能公平、公正? ”她毫不犹豫地说:“不惟上,不惟权,只惟法。 ”这被她视为做法官的信条。

作为一名学者型女法官,吕忠梅的工作中有很大一块是法学理论的研究。她是中国最早从事环境法研究的学者之一,也是中国环境法基础理论的奠基者之一,多年来主持了国家和省、部级以上科研课题 20 余项,出版环境法、经济法方面的著作 20 多本,多次参与了国家和地方环境立法制定工作。

“我上大学时,中国只有两部法律,一部 《刑法》,一部 《 婚姻法》。现在全国已有宪法及法律 500多部,行政法规400多部。我看着中国法制逐步健全与完善。 ”

吕忠梅还有一个重要身份是全国人大代表,2003 年第一次参加全国人代会,她就提交了修改 《行政诉讼法》 和《法院组织法》等五个议案。她希望通过立法能够使各级法院突破地方保护壁垒,让行政审判这一个老大难问题变得容易起来。

2005年,吕忠梅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时,对“全国法院有 461人因严重违法违纪行为被查处”深感担忧。她认为,这些人玷污了法官这个神圣的职业。她痛心地说:“法官是社会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守护者,可是却屡屡被突破。

吕忠梅发现,许多出问题的法院院长在到法院工作之前,对法律专业知识一窍不通。她直言:“这样的人怎么来领导法院的工作?更重要的是,这些不懂法律的人缺乏对法律的坚定信仰,司法公正在他眼里没有神圣可言。 ”

湖北省高院曾专门向省委打报告,建议 5 种人不得担任各级法院的一把手。这“5 种人”包括:带“病”上岗的、照顾性安排的、不能胜任原工作的、不懂法律的及其他不适合法院工作的人。所谓带“病”上岗的,是指一些人在到法院工作前,就曾有过各种违纪问题。还有一些人则纯属照顾性安排,比如,一些未受过专业训练的退伍军人被转业安排至法院当法官,一些县长、书记在临退休前被安排到中级法院任院长,因为这样可以在他们退休前将行政级别提升半级。湖北省高院的这份报告受到了高度重视。中共湖北省委很快作出决定:今后提名各级法院院长,候选人必须经省高级人民法院同意后,方能提交人大表决通过。

“要求得到司法公平和正义,首先要确保法官不能出问题。 ”吕忠梅说,“法治国家不仅严格要求法官从内心里信仰法律,甚至要求他们的道德水准也要高于普通人。 ”

她说,她曾经自己一个人回到北大,看看未名湖边的一草一木,悄悄买一张 《 天鹅湖》的演出票,坐在大讲堂里,感受北大的气味与氛围。她坦言,是北大的“五四精神”坚定了她“只惟法”的信仰。

随后的几年,吕忠梅每次都会认真调研并准备与法律相关的建议和议案,特别是针对食品安全和环境污染的议案。令她欣慰的是,这些议案都得到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重视,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食品安全法》 和 《环境保护法》修正案的尽快出台。

吕忠梅树立了法律至上、至尊、至贵的信念,并为了法律信仰而努力终生。“不管我是在学者的位置上,还是在法官这样一个位置上,只要可以为我们法制的进步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我会抛弃我自己的很多东西,我会为这样的一种理想做出我自己的努力。 ”
( 本刊记者楚剑/综合整理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