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讲堂 >  时评:新京报如此“黑”警,岂能一“删”了之?
时评:新京报如此“黑”警,岂能一“删”了之?
2017-03-20 09:49:37 来源:楚天法治 作者:杨建华 编辑: 赵阳
    3月16日,在微信上发现新京报新媒体爆出的一则快讯:《成都一轿车撞到交警和路人  司机被执法交警击打后死亡》,该快讯迅速引爆了朋友圈。而后,很快发现新京报的这则快讯严重失实,因为有现场围观群众拍摄的三段视频来佐证。
    笔者在观看第一段视频时就大惊失色,深感驾驶白色凯迪拉克越野车的司机就是故意杀人犯,他狂妄至极、驾驶车辆直接将3月14日晚9时许加班整治“酒驾”的一名交警撞倒,另有一名行人被压在该车的左后侧车轮下;该交警被撞倒在地且不断地呻吟。如此抗法的暴徒,在欧美等国是早就击毙了的;诸君难道不闻不少袭击国外警察的人被警察当场击毙的新闻?警察执法是具有不可挑战的法定权威的,谁敢挑战警察的执法权威就是对法律的藐视和亵渎。幸好这辆车在撞到路旁的柱子后熄火了,不然说不定还要撞伤或者撞死更多的路人。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再看第二段视频。两名交警为了将这名驾驶白色凯迪拉克越野车的司机制服,将其按倒在地,但这名司机相当难以控制,该司机是有可能饮酒或者吸毒了,不然不可能如此亢奋;为了约束该司机,一交警用警棍对抗拒的司机屁股打了两下。新京报于是大言不惭地说:交警在执法过程中拿棍形物打人,司机被执法交警击打后死亡。须知,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对于违法人员进行约束时是可以按照规定使用警棍的。不然,警察就成了木偶,无所作为,也会让违法犯罪人员肆意妄为的。这是浅显易懂的道理。可是新京报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居心何其叵测?
    再观第三段视频,赶赴现场的救护人员对出现休克现象的该司机进行了抢救。
    该司机后来死亡了,他究竟是因何而死,尸体鉴定结论才具权威性。
    新京报没有进行深入的现场调查走访 ,没有对死者进行死亡鉴定,就如此武断地下司机是交警打死的结论,这不是无所不用其极地诋毁民警吗?幸而有现场围观群众拍摄的三段视频作证,不然执法的交警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试问新京报,如果此司机系“毒驾”,而后在大街上开车横冲直撞,撞死撞伤大批群众是不是无所谓的?交警执法被撞伤撞死是不是也是无所谓的?
    我了解到,新京报是大型城市日报,报社提出的口号是:有责任报道一切新闻,追求新闻的终极价值和普世价值;更要对报道的一切新闻负责,包括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可是,
该报的标题党加上如此“黑”警标题,不顾铁的事实,这是有责任的报道吗?是追求新闻的终极价值和普世价值吗?我看,如此报道,无非是想浑水摸鱼,吸引眼球,扩大该媒体的影响力,如此不顾职业操守的媒体实在令人愤怒、让人无语!阿建再去网上寻找这则快讯,发现已经无迹可觅,看来,新京报也自觉报道严重失实,自行将其删除了。 
    然而,新京报如此不负责任的报道,岂是可以一“删”了之的?该报社不是要对报道的一切新闻负责吗?它的社会责任何在?那么删去了网上的报道就是对新闻的负责吗?荒唐!该则快讯所产生的负面社会影响已经发生,“黑”警已成为严重事实,难道不应该对该则快讯采编人员进行问责?难道不应对该报相关部门及负责人追责?
    据说,新京报已经不是第一次“黑”警了;试问,新京报是不是要如此这般去追求新闻的终极价值和普世价值?但愿不要贻笑大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