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讲堂 > 执行难之法院责任界定
执行难之法院责任界定
2017-03-06 10:14:45 来源:楚天法治 作者:张华仕 编辑: 赵阳
    司法是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而法院执行又是这最后一道防线中的最后一环。但是,在复杂的社会原因等综合作用下,最后一环俨然变成了最后一道藩篱。司法权威消耗在当事人一次次的失望之中,执行难已日益成为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焦点问题和社会问题,也让法院倍受诟病与责难。笔者认为,我国正处在一个时间跨度相对较长的社会转型期,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凸显,在如此背景下将执行难的责任全归属于法院,视法院为“罪魁祸首”,有失客观与公允,实有厘清之必要。在下文中,笔者从执行难范围的界定、执行难的成因、执行难的解决之道三个方面略抒己见,以期明确执行难之法院责任界限。
    一、执行难的范围界定
    谈及执行难,人们往往会不加甄别地将有执行能力未能执行和无执行能力未能执行揉为一团,未对执行难的范围进行科学的界定。而要科学界定执行难的范围,要旨在于正确区分执行难与执行不能。
    执行难,是指在执行过程中,由于执行人员内在因素、外部执行环境及被执行人法律素质等综合因素影响,导致那些有财产可供执行却没有在法定期限内基本执行完毕的情形。即俗话说的“有钱不还”。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谭秋桂曾说:“执行难就是有财产不执行的问题,那些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不存在执行难问题,因为它本身就没财产可供执行。”
    执行不能,是指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被执行人确实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或者丧失执行能力,导致在执行期限内有无法执行的情形。即俗话说的“无钱来还”。执行不能包括相对执行不能和绝对执行不能两种情况。相对执行不能是指进入执行程序后,被执行人尚有部分资产可供执行,但不能实现生效法律文书所确认的全部执行义务。绝对执行不能是指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而被执行人缺乏在执行期限内恢复执行能力的希望。总的来说,“执行不能”是指被执行人本来就没有财产可供执行,那他判决以后也不可能变为有财产可供执行,这在法律上叫做“执行不能”。据统计,申请法院执行的案件中间,大概有50%的案件是已经没有财产或者没有足够的财产,其中有20%是几乎没有任何财产可以支持的,有30%左右是不能完全满足执行要求的。
    本来能够有所作为以避免某种负面后果的发生,却没能够作为以至于发生了某种负面后果,对这种情况进行的法律上的或者道德上的谴责,即为责任。勿庸置疑,责任的前提是“能为而不为”。针对执行难而言,法院承担责任的前提也应该是法院“能为而不为”。换句话说,就是被执行人要确有财产可供执行,由于法院“执行懒”、“执行乱”、“执行能力弱”等原因而未能执行,但是,对于那些确无财产可供的执行不能的案件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属于“因不能为而不为”。法院对于那些执行不能的案件自然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由于未能科学地界定执行难的范围,致使执行不能被归入执行难,让法院对执行不能也担负责任,科学性与合理性值得怀疑。
    二、执行难的成因分析
    众所周知,执行难已然发展成为了一个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社会问题,但这个局面的形成决非一朝一夕之功,决非法院一家之责任,成因复杂。
    (一)社会诚信的缺失。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国无信则衰。诚实信用原则,是做人、从业、治国的“底线”所在,是最基本的社会交往的道德准则。社会诚信缺失,会引发信任危机与社会失谐,阻碍法治进程。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快速发展,物质文明建设成绩斐然。遗憾的是,精神文明建设未能与物质文明建设同步前进,致使诚实信用的价值观念日渐淡薄,不少人不以失信为耻,反以为荣。社会诚信的缺失反映在法院的执行工作中,就是被执行人规避或者抗拒执行的比例高达30%左右。从某种意义上讲,执行难的“根子”在于社会诚信的缺失。
    (二)风险意识的匮乏。当今社会处处充满风险,市场交易活动更是如此,必需保持风险意识,防患于未然。但是,有相当多的市场主体(其中不少人成为了申请执行人)缺乏风险意识,对市场交易活动中蕴藏风险不予以应有的考量,草率从事,将风险损失的避免寄望于法院,另诉讼之际,又不积极申请财产保全。如此,市场交易活动所蕴藏的风险自然延伸至执行环节,致使“确无财产可供执行”的案件批量出现。法院对申请执行人的权利穷尽手段仍于事无补,与医院仅能查明已故者的死因而无法让其起死回生,如出一辙。
    (三)法律意识的淡薄。依法治国,需要社会公众具有法律信仰,尊法守法。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讲,执行难也折射出社会公众的法律意识淡薄。一是一些公权力机构及其领导出于地方利益、部门利益及其他因素的考虑,对法院的执行工作未能从全局的高度予以理解、支持和配合。尤其是在跨省执行过程中,阻碍法院依法执行,指使殴打执行工作人员的新闻时有爆出。二是一些部门、单位和个人无视法律规定的协助义务,对法院提出的协助执行要求置若罔闻,有的甚至非但不予配合,反而设法阻碍执行。三是有相当比例的当事人(包括申请执行人、被执行人、案外人)未明确地认识到自身的义务所在,不仅不积极履行法律规定的义务,反倒滥用法律赋予的权利,如有相当多的被执行人或者案外人滥用执行异议权,随意、多次提出执行异议,以达到阻碍、拖延执行的目的。
    (四)司法能力的不足。新的时期,新的任务,新的司法需求,对法院的司法能力提出了新的标准,但是法院的司法能力与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之间尚有一定的差距。一是执行工作人员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执行懒”、“执行乱”、“执行能力弱”等问题,作风建设和能力建设尚有待加强。二是新形势,新问题,仍然按部就班,沿袭传统执行方法与执行机制,执行机制创新不够。三是社会多元化,信息化迅猛推进,沟通、协调、宣传不够,未能争取对执行工作应有的理解、支持与配合,凝聚共识,形成解决执行难的合力。
    除了以上提及的原因之外,执行难尚有其他原因,在此不再枚举。笔者在此想要表达的是,在执行难成因的问题上,尽管法院在执行工作中不可否认的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法院自身存在的问题也仅为众多执行难成因中的一种,应该不成其为根本原因与主要原因,更不可能是唯一的原因,其问题被放大,成因责任也被夸大。
    三、执行难的解决之道
    执行难作为我国一个成因复杂的社会问题,仅凭法院一己之力,难以扭转局面,必须社会达成共识,群策群力,形成合力,方能解决。党委、政府、法院、部门与社会各界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勇于承担自身应尽之责任,整体联动。
    一是党委坚持并强化对执行工作的领导。法院的审判执行工作必须坚持党的领导,而党委也必须主动担负起领导责任,并强化领导责任。因此,党委务必将解决执行难放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推进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高度进行谋划和推进,充分发挥党的政治优势、制度优势,推动政府引领、部门配合、社会参与,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执行难。
    二是政府积极垂范、引领、推动。我国的政府不同于西方国家的政府,属于大政府类型,管理事务几乎无所不在,影响巨大,而解决执行难有利于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推动诚信社会构建。因此,政府要充分发挥组织、引导、推动和示范作用,将支持法院解决执行难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责任考核,要求所属部门、单位、人员积极支持、配合法院的执行工作,运用行政手段去鼓励和调动社会力量共同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健全和完善维护诚信的法律制度,加速推进信用惩戒机制建设。
    三是部门全力配合,整体联动。公安、住建、国土、工商、金融、电信、交通、公安、检察等相关部门和机构要与法院网络对接,信息共享,完善“总对总”、“点对点”网络查控体系,推动执行联动机制成员单位与联合信用惩戒体系的网络无缝对接,对失信执行人在融资、市场交易、行政许可、行业准入、高消费、出入境等多方面加以限制,构建“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格局。公安、检察机关要与法院密切配合,对有履行能力而拒不执行生效法律裁判文书确定义务的当事人,依法立案侦查、提起公诉,坚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发挥刑罚的惩戒、威慑、教育、预防功能。
    四是法院忠于职守,履职尽责。法律的生命在于实施,裁判的价值在于执行。法院作为审判机关,裁判由其作出并进而成为执行依据,理应担负起责任,发挥审判与执行的职能作用,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保障“五位一体”战略部署落实。一要重视思想政治教育和业务能力培训,加强作风建设和能力建设,杜绝“执行难”与“执行乱”。二要增强执行工作汇报、沟通、宣传力度,凝聚社会共识,形成党委坚强领导,政府积极支持,部门全力配合,社会各界参与的外部执行环境。三要适时研判形势,健全司法解释体系,建立执行行为规范体系,完善执行监督体系。四要创新执行工作机制,公开执行信息,管控执行节点,完善网络查控体系,改进财产评估变现方法,推动失信联合惩戒,善用刑罚手段。五要立案、审判、执行有机结合,凝神聚力,练就“精纯内力”,握紧拳头,向执行难出重拳。
    五是社会各界参与,崇法守信。社会是大家的社会。如果国家能够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社会能够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公民能够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社会成员无疑会从中受益。执行难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美好愿景的实现,自然需要社会成员强化主人翁意识,增强法律意识和诚信意识,尊法守信,并让失信被执行人成为“过街老鼠”,无处遁形,饱受道义谴责。
    总之,执行难的出现,决非法院一家之责任,而且执行难的解决也决非法院一家之责任。解决执行难作为一项社会系统工程,需要直面问题,理性研判,凝聚共识,整合力量,形成合力,标本兼治,方能奏效。

相关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