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万象 > 也谈民警殉职与老虎咬人
也谈民警殉职与老虎咬人
2017-02-14 13:03:28 来源:楚天法治 作者:杨建华 编辑: 赵阳
   因为外甥女出嫁,我回了一次老家。在去老家的车上,二姐向我推荐一位老胡的微信公众号,我因之读到了一篇题为《民警殉职与老虎咬人:谁能保证我们不发生意外?》的“奇文”。读完二姐所推崇作家的大作,着实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老胡先生在文中先是对除夕夜哈尔滨市民警曲玉权殉职一事轻描淡写几笔,无关痛痒地谴责了一下诋毁为公众安全献出宝贵生命民警的网民,而后笔锋一转,认为全国每年造成的意外事故伤亡比民警牺牲的人数不知要多多少倍,紧接着就提到宁波市雅戈尔动物园张某被老虎咬死事件,并非常武断地认定:张某的死是一起非常特殊的意外伤亡事故。继而,老胡以更大的篇幅来解读老虎咬人事故并对网民的热议进行剖析,他指出网上的言论及动物园的回答都是瞎子摸象,并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雅戈尔动物园要保证不出任何意外事故,最本质的做法是免票。理由是作为公益事业的公园及动物园是应对游客免票的。还言之凿凿地说,这是国际惯例。之后,就大批特批非红色旅游景区及动物园的盈利行为,等等。文末,老胡将攻击的笔锋指向了政府:“我们的政府,我们的保护人,并没有给我们以安全感。甚至某些作法,更加加深了我们对发生意外的恐惧。”
    我很诧异,老胡何以将民警每年牺牲的数字与全国意外事故伤亡数字进行对比?何以没有深层次地去分析那些诋毁殉职民警网民的龌龊心态?何以如此武断地认为张某的死是一起非常特殊的意外伤亡事故?何以如此大言不惭地认为雅戈尔动物园要保证不出任何意外事故,最本质的做法是免票?何以以仇视政府的心态认为政府没有给我们以安全感?真是匪夷所思。
    首先,老胡将老虎咬人与民警殉职两事件联系起来,以殉职民警为楔子,是何居心?难道不是想炒作话题、博取眼球、吸金吗?可叹可恨。老胡又将全国民警每年牺牲的数字与全国意外事故伤亡数字进行对比,用心何其毒也!全国有多少警察、全国有多少民众,这个比例想必是三岁小孩也能轻易算得出来的,更何况因公殉职与意外伤亡是同类事件吗?真是混账逻辑。老胡的言外之意,似乎嫌牺牲民警的数目太小,让人不寒而栗。其次,老胡之所以不对网民诋毁牺牲民警的心态进行揭批,似乎是有意回避,是要将浓墨放在老虎咬死人一事上。再次,老胡之所以如此武断地认为张某之死是一起意外伤亡事故,要么是有意回避事实、睁眼说瞎话,要么是根本没有或者不想去了解老虎何以咬死张某而没有咬死其他人的事实。第四,老胡认为免票是保证动物园不出意外事故的“最本质做法”,似乎这样一提议,他就成了站在道德高地上为民谋福祉的公共知识分子。其形象何其高大!殊不知,别说中国景点收取门票,外国的景点也不是全部免票的,请老胡到国外去走一走,回来后再发论也不迟。更何况,免票后就一定没有意外事故发生吗?要是再出现老虎咬死人之类的意外事故,那岂不贻笑大方了?
    我要真诚地感谢老胡,且不去理论他的出发点,单就他将民警殉职和老虎咬人事件联系在一起进行论述,就颇引人深思,不然我不知道政府何以没有给我们以安全感。正因为我们的英雄民警在除夕夜因公殉职一事没有得到网民的极大同情、反而遭到恶意诋毁也没有引起网民的极大关注,才是我们公民缺乏安全感的真正原因。为了万家灯火平安夜,曲玉权不幸倒下了,悲哀的是,大批网民的良心同时也倒下了!政府一直在给我们安全感(公安局是政府的组成部门),但很多网民不仅漠视这种为了捍卫安全感而逝去的鲜活生命,而且还要将牺牲的民警辱骂一番。不如此,似乎不能解其恨。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我确实无法用语言加以形容。再来试问,张某何以被老虎咬死?只要稍微了解事实的人都知道,张某为了逃票,已经偷越了三道警戒线,对动物园的警示毫不在意,其被咬死是必然的,怎么扯谈成意外事故?这是毫无敬畏之心而心存侥幸之人理应付出的代价,虽然这个代价有点大。我们知道,教育不是万能的,法律也不是万能的,何况那些不是法条的动物园的警示牌!中国有中国的国情,我们要面对现实发论;不能因为一个逃票的人被咬死了,就要取消所有动物园和一切景点的门票;毕竟,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国家还不富裕,景点收费也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即使景点免票也需要一个渐进过程,目前,绝大多数的博物馆和公园不是免票了吗?更何况,张某对动物园的管理规定置若罔闻就是对社会管理的公然践踏和挑战,理应受到惩罚。即使张某不被老虎咬死,也应给予其必要的处罚,否则公共管理规定形同虚设,那么即使有朝一日动物园免票了,也会有人敢去挑战老虎的威严,会大笑着去扯老虎的胡须的;就似再次掉到老虎洞去的姜昆先生,喊着要老虎出笼子。如此看来,在中国实行法治,委实任重而道远。
    没有想到,因逃票而被老虎咬死的张某,得到了诸多网民的极大同情,而被暴徒打死的民警曲玉权,却遭到了不少网民的辱骂,这是怎样的炎凉世态啊?呜呼,我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