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鄂州戒毒学员的故事:百万富翁因吸毒妻离子散
鄂州戒毒学员的故事:百万富翁因吸毒妻离子散
2015-06-25 17:45:26 来源:楚天法治-社会与法 作者:毕军 编辑: 王斌华
戒毒人员在跳兔子舞戒毒人员在跳兔子舞

  荆楚网消息(记者毕军)所谓毒品:“一杆烟枪打得妻离子散,一张锡纸烧得倾家荡产”。这个沾满了罪恶和让人们深恶痛绝的东西,不知毁掉了多少人的躯体,不知夺走了多少家庭的幸福。却还是不断有人接近它,吸食它,陷入深渊不能自拔。等到幡然醒悟的时候,却也只能借助戒毒所来重塑人生。

 

  经特殊许可,6月24日,国际禁毒日到来前夕,记者一行走进了住有40多号戒毒学员的鄂州戒毒所,与几名吸毒人员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哭声、苦笑声、叹息声不绝于耳,而“惋惜”是我们对这些受害者发出的最大感慨。

  曾经的“百万富翁”到现在的妻离子散

  在强制戒毒所内,记者看到七旬母亲和老婆儿子前来看望41岁戒毒学员陈新(化名),陈新表现的异常感动和开心,同时也对前4年来所走的歪路对自己和家人造成的伤害感到内疚。

  2010年之前,家境小康的陈新在父母帮衬下从事建材市场生意。陈新回忆道,当时主要从事沙、石子生意,由于他勤奋肯干,一年下来赚30-50万元对他来说不算难事。为此,他也从中赚了200多万元。可是从2011年起,在工作中,他结识了不少生意上的朋友。在赚到大笔资金后,他慢慢产生了享乐主义。因此,在朋友的带领下他时常前往嗨吧娱乐。

  一次娱乐中,他在朋友的引诱下吸食了摇头丸。“当时觉得摇起来特别嗨,再加上喝了酒,后来还吸食了麻果”,随后他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经常瞒着家人在外吸食麻果。陈新至今回忆起都觉得痛苦万分。

  据陈新介绍,由于后来他的毒瘾越来越大,吸食毒品后的他逐渐失去理智,常常将生意放下跑去赌博,生意随之慢慢失去市场。“4年下来,在吸毒、赌博上至少花了200万余元。”

  吸毒对他和家庭的打击也是沉重的。陈新原本身体健康,体重有100余斤。因为吸毒,他先后染上了乙肝和胃溃疡,体重降到80斤左右。

  “儿子以前和我关系很好,可以用能同穿一条裤子形容。”陈新说,自从他沾上毒瘾后,儿子的情绪逐渐冷漠。妻子曾不下十次劝说他戒毒,可他就是无法摆脱。今年年初,心中一度绝望的妻子通过法院向他传达离婚申请通知后便带着儿子离开了家。

  让陈新欣慰的是,虽然他在去年12月开始强制戒毒,但70岁的母并未对他放弃。每逢有探视机会,白发苍苍的老母都会来勉励儿子坚持戒毒。

  强制戒毒半年来,陈新在驻所医生的精心治疗下,病情也有所好转。通过康复训练和主动配合戒毒,他的脸上笑容变多了,体重也增加了10多斤。

  19岁少年5年毒龄 曾让母亲想自杀

  19岁男孩谢军(化名)站在28名戒毒学员中显得格外稚嫩,他是里面最年轻的,也是较早受他人影响走上毒瘾之路的“瘾君子”,曾经为了吸毒,他将家里的拆迁补偿费和借高利贷的钱用于吸毒,最终还是与她相依为命的母亲为他的毒瘾买单。

  14岁那年中考完,谢军就没读书了,因父亲过世,他便和当老师的母亲相依为命。

  谢军说道,毕业后他喜欢泡网吧玩游戏,因此也交了不少年纪比他大很多的朋友。彼此熟悉后,他和这些朋友开始进入KTV娱乐场所玩耍。

  “我记得第一次吸食完两条K粉,完了就吐了。”谢军回忆道,后来他也开始接触其他类毒品,“说实在,吸毒对我的胃伤害特别大。”

  谢军称自己记性特别好,自从染上毒品后,一件小事到了第二天他就记不住了,记忆力开始出现大幅下降。

  吸毒需要经济来源,由于谢军家每月有2000元的拆迁安置过渡费。每次钱打到母亲卡上后,他便从母亲手中将钱要来用于毒品吸食。

  长期大手大脚的用钱习惯,母亲也开始察觉到他的异样。看到儿子年纪轻轻就染上毒瘾,谢母曾因伤心过度以自杀向他威胁,希望儿子及时悬崖勒马,可谢军之后的举动愈发让母亲失望。有一次,谢军借了别人1万元的高利贷(高息),后来别人催债逼得没办法,他干脆向母亲撒谎称自己打牌输钱了,母亲最后也只好无奈将“漏洞”填上。“5年来,花在吸毒上的钱估计有20余万元。”谢军告诉记者。

  今年5月27日,谢军因第三次吸毒被抓并要求强制戒毒。

  戒毒一个月以来, 谢军明显感到身体好多了,但他坦承晚上偶尔还是会想吸。“出去后我就会换手机号,和那些还在吸毒的朋友斩断联系,以后如果谁还劝我吸毒,我会举报。”谢军认真的对记者说,戒毒期满后,他想去学挖掘机赚钱,好好孝顺母亲。

   培养坚强的意志是成功戒毒的基础

  鄂州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所长张建国告诉记者,安排戒毒学员们参与跳兔子舞和亲情互动等环节,较大程度上是为了让他们感受亲情温暖和加强团结互动,减少社会冷漠感,从内心上主动远离毒品。

  此次活动还采取了毒害知识宣讲、悬挂横幅、散发宣传单、设立咨询台等形式,紧贴群众生活,有效地吸引了广大群众前来参与禁毒活动;从而达到把毒品的危害传授给群众,让群众相互了解,拒绝毒品、远离毒品的目的。